•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Twitter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8-16 03:04:12
【字体:

济源开工程款发票【无须打开】【電V芯同号:132√1267√0309】☆代办全国各种证件☆,【信誉第一】,【质量可保障】,【高防制作】,【精诚合作】。


  

  

  

奥巴马“演出”现场

原标题:奥巴马最后一次白宫记者晚宴耍帅致敬科比:“奥巴马,out!”

北京时间5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举行了他任期内的最后一次记者晚宴。嗯,相当精彩……开场就上段子,“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WHCD,也可能是美国最后一届WHCD了”。整个演讲中,奥巴马不仅花式自黑,更把特朗普、希拉里等候选人统统拉下水黑了个遍。

演讲结束时,奥巴马还模仿了不久前退役的科比。

“我还有最后两个字要说,”奥巴马在演讲最后说道,“奥巴马离开(Obama Out)。”说完这句话之后,奥巴马将话筒扔在了地上,并向现场嘉宾挥手致意……

奥巴马模仿科比丢下话筒

这个演讲桥段很显然模仿了科比的告别战。4月14日,科比在生涯告别战中砍下60分。那场比赛结束之后,科比在斯台普斯球馆的场地中央向全场球迷致辞告别。致辞最后,科比说了一句:“曼巴离开(Mamba Out)。”然后将话筒放在地板上。

科比说了一句:“曼巴离开(Mamba Out)

奥巴马丢话题的这段视频在推特上迅速蹿红,同时也引起了科比本人的注意。科比更新推特,并写道:“哈哈!#obamaout #mambaout”。

科比的推特截图

科比推特奥巴马是一位忠实的篮球迷。任美国总统期间,奥巴马曾两次在白宫接待科比领衔的湖人队。如今,科比退役了,奥巴马也要“退休”了……

以下为奥巴马“封箱演出”的全文(翻译:@谷大白话):

奥巴马“封箱演出”全程视频-段子横飞_笑翻全场

主持人:总统先生请上讲台。

奥巴马:谢谢Carol。你们不会这么说,但你们知道这是真的,大家晚上好,很高兴来到我最后一次也可能是史上最后一次白宫记者晚宴。你们看起来都很漂亮,共和国的末日看起来从未如此美好过。抱歉我今晚有些迟到,我是按照CPT时间来的,意思是白人不能讲的笑话,给你的小贴士哦,Jeff收到。好了,这是我第八次也是最后一次参与这特别的活动,我很兴奋,如果我的段子很出彩,明年我留着到高盛再讲一次,赚点银子,没错,没错。我聪慧美丽的妻子米歇尔今晚也来了,她看起来挺开心,其实这叫熟能生巧,跟练习三分钟平板支撑差不多,你现在看她感觉很容易,其实,明年这个时候站在这里讲话的就是别人了,谁知道她会是谁呢?不过…站在这里,我不禁反思,有点多愁善感,八年前我说,要改变我们政界的风气,回想起来,我当时应该更具体一点的。

八年前,我是个年轻小伙,充满理想主义精力无限,现在你再看看我,老态龙钟,掰手指倒数着天数,等待死亡委员会的到来。当年希拉里曾问过,我是否准备好凌晨三点接电话,现在我反正都醒着呢,因为我得起夜上厕所,我起来了。其实最近有人跟说,总统先生,你太过气了,贾斯汀特鲁多已经完全取代你了,他又帅气又有魅力,他才是未来!我对那人说,贾斯汀你够了!我可烦这事了。与此同时,米歇尔是一点没见老啊,想知道她照片是哪年拍的,那你只能看我来判断了,请看,这是我俩在2008年,这是我俩几年之后,这是两周之前。真是时光如水啊,再过短短六个月,我将正式成为蹩脚鸭总统,这意味着国会将会直接反对我的权威,共和党大佬们将不接我的电话,这得有一段时间才能习惯,太难应对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当然了四个月来,共和党一直在说,我最后一年不能做的事,可惜这个晚宴不是其中之一,剩下的就都不行了,我说谁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啊,共和党人们,现场有共和党参议员Tim Scott和Cory Gardner,他们都在这让我想起,保安!关门!Mary Garland法官请出场,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解决这事,感觉像血色婚礼一样啊。

问题不只是国会,有些外国领袖都开始向前看,期待我卸任了。上周,乔治王子跟我会面时,穿的是浴袍,这简直是打脸般的羞辱啊,明显是违反规定嘛。虽然在英国我确实跟女王陛下吃了午餐,看了莎翁剧的表演,跟卡相打了高尔夫,为防止有些人还在说我不够黑。我觉得以后不用再争了,讲真,这样的过渡不容易,很难的,白宫一些核心员工都要离职了,就连记者都离我而去了,Savannah Guthrie离开白宫记者团,去主持今日秀了,NoraO Donnell离开简报室去主持CBS早间秀了,Jake Tapper离开新闻界加入CNN了。离开白宫的感觉很复杂,你们可能听说过,上周有人翻越白宫围栏,但我还是要表扬特勤人员,他们找到了米歇尔把她带了回来,她安全回家了,只剩下九个月而已宝贝,坚持住。但不知为何,虽然有这些问题,任期最后一年里我的支持率竟然不断上涨,上次我这么高,嗨,还是在我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问题是,我真的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啊,所以很奇怪,我的助手们也都无法解释民调为啥会涨,什么改变了呢?没人能说清楚,是个谜啊。总之,过去的一年,我越来越珍惜跟我一路走来的人,比如我们最优秀的公仆乔拜登,上帝保佑他,我太爱这哥们了,我爱乔拜登真的,我想要感谢他的友谊感谢他的建议,感觉他对我直言,感谢他没有开枪射人脸,谢谢你,老乔。还有,不能忘了他,为我们的主持人鼓掌喝彩Larry Wilmore,又名不是囧司徒的那两位黑人之一,你是南非的那哥们对不对?我爱Larry,他的父母也来到现场,是Evanston来的,那是个很棒的城市。

我还要向今晚场下几位获奖的记者致敬,他们是Rachel McAdams、Mark Ruffalo、Liev Schreiber感谢你们所做过的一切,我只是开个玩笑,众所周知《聚焦》是部电影,是部影片,讲的是调查性记者凭借资源和自主独立,寻求真相让当权者为罪行负责的故事,简直是《星战》之后最棒的奇幻片。这个梗可能太贱了,我明白,新闻事业如今很不容易,一直在变化不停,每一年在晚宴上都会有人开玩笑说,比如BuzzFeed会颠覆媒体界版图,每一年,华盛顿邮报都会笑得更没底气。好沉默啊,尤其是在华盛顿邮报那桌。共产党主席Reince Priebus也来了,很高兴看到,你认为自己工作干得不错,应当休息,祝贺你们各方面的成功,共和党啊,党内提名过程啊,真是顺风顺水呢,继续保持住!Kendall Jenner也来了,我俩在后台见到了,她看起来是位很不错的年轻女士,我不太清楚她到底是干嘛的,不过有人告诉我说,我的推特上at数量要爆炸了,Helen Mirren今晚也来了,我这不是段子,我就是觉得Helen Mirren太牛了,她太棒了,跟她一座的还有Mike Bloomberg,Mike充满战斗力和争议的纽约巨富领跑共和党初选,而这人竟然不是你,你感觉肯定有点不舒服吧,当然拿你跟川普相提并论不太妥当,毕竟Mike当过大城市的市长,他对政治有深入了解,而且他的身家财富并没有注水吹牛,这大选季太精彩了!比如,民主党闪亮的新面孔,今晚也来到现场,他就是伯尼桑德斯先生,伯尼你容光焕发,像捡了一百万美元似的,用你能懂的方式来说就是37000份27美元的捐款。

很多人被伯尼的成功震惊,尤其是他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过我没惊我懂的,不久前一位年轻人跟我说,她收购了政客们阻碍她的梦想,说得像我们今年真会允许Malia去火人节似的,没门,伯尼可能会放她去的,我们肯定不会,不过我也有点受伤啊,伯尼,因为你在跟我保持距离,我是说,你不能这样对待革命同志啊,伯尼的口号让他在年轻人群中如星火燎原,感受那种灼热,感受那灼热,不错的口号,希拉里的口号就没有同样的效果,请看。我说过我非常敬佩希拉里的强硬、智慧、政策和经验,不过你也得承认,希拉里吸引年轻人的手法,就像你家刚注册Facebook的长辈一样,亲爱的美国人民,你们收到我的桶桶了吗?在你的留言墙上出现了吗?我不知道我用得对不对,爱你的,希拉里大姨,说服力不太够。与此同时,在共和党一边情况更加的怎么形容好呢更乱套,看看今天晚宴邀请函的混乱就知道了,我们让来宾打勾选择吃牛排还是鱼,结果一大堆人了个Paul Ryan,各位没有这个选项,牛排或者鱼肉,你可能不喜欢牛排或者鱼肉,但你只有这俩选项,同时,有些候选人民调太低,不够格出现在段子里。

这些规则早就订好的,还有泰德克鲁兹,泰德这一周很闹心,他去了印第安纳州Hossier之乡,来到一个篮球场上,然后管篮球筐叫篮球环,他的词汇库里还有啥?棒球棍?橄榄球帽?不过,没错我才是老外,让我今晚以更严肃的内容来收尾,我要感谢华盛顿媒体团,我要感谢Carol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知道,新闻自由是我们民主的核心,没啦我逗你们的,你们知道我肯定要说川普的!摆脱,我们哪能这就说完呢,拜托啊!虽然,他今晚缺席这让我有点受伤,上次我们玩得那么开心,而且这事令人惊讶,有一屋子记者、明星、摄像机他竟然会拒绝,川普觉得这晚宴太土了吗?他不来晚宴会去干什么呢?他会待在家里吃着川普牛排,然后上推特喷默克尔吗?共和党建制派不敢相信川普是他们最有希望的党内提名,难以置信!震惊了!他们说川普缺乏当总统的外交经验,不过老实说,多年来他一直跟世界各国领袖们接触,比如瑞典小姐啊,阿根廷小姐啊,阿塞拜疆小姐啊,有一个领域川普的经验非常有用,那就是关闭关塔那摩监狱,因为对于把水边的地产搞砸这事川普还是在行的,这样算是差不多了,我还有更多段子,不,不不不,不过我不想在川普身上花太多时间,跟你们学习我也要克制一下,因为我们都同意的一点是,从最开始,他就得到了跟他的靠谱程度相匹配的曝光率,我希望在座各位都为自己而骄傲,这家伙本来是想给自家酒店生意拉拉人气,结果我们现在要祈祷克利夫兰能撑过七月。

对于我和米歇尔来说,我们决定在华府多待几年,谢谢,这样我们小女儿就能上完高中,米歇尔也可以守着跟她的胡萝卜地了,她已经准备每天去看萝卜了不信请看,但我们的决定遇到了两难的境地,因为传统来说,总统卸任后不能赖着不走,这也是我一直在发愁的事情,请看大屏幕。

女:奥巴马一家准备在卸任后继续在华府待两年。

男:他从三军总司令变成沙发总司令了。

奥巴马:(哔)的Chuck Todd,在华府待两年我该干啥呢?

男:您真的遇到两难困境了,总统先生。

奥巴马:我不能天天打高尔夫啊,对吧?

男:哪个更好?这个?还是这个?

奥巴马:老乔,这俩一样的。

男:感觉不一样啊。

奥巴马:老较,你专心一点行不行。

男:你真是…

奥巴马:你说什么?

男:我说总统您得从实用角度出发,你想要开车的话需要办驾照,你喜欢体育,为何不自告奋勇去运动队工作呢?

奥巴马:是华盛顿奇才队吗?听说你们要找教练,我给我女儿学校的队伍教练过几次,喂喂。

女:44号!

奥巴马:终于到我了,我要在华府待一段时间,所以我想再开始开车。

女:叫啥名。

奥巴马: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

女:哎呦,你没有驾照,所以得出示出生证明。

奥巴马:真的?

女:真的。

奥巴马:是真的。

女:真的吗?

奥巴马:真的。

女:真的真的吗?

奥巴马:哦,米歇尔电话忘拿了,哈,她还有SnapChat呢,奥巴马医改太棒了,进行得很好呢,立刻去加入吧啊!

解说:突发新闻。

男:米歇尔奥巴马今天早些时间因发布这段视频而身陷麻烦。

奥巴马:奥巴马医改太棒了,进行得很好呢,立刻去加入吧啊!不行?

米歇尔:不行。

奥巴马:至少观看的人挺多吧。

米歇尔:亲爱的,够了,你为何不去找有退休经验的人聊聊,我要去练感动单车了。

奥巴马:她说得对,我知道我该跟谁聊了,嘿,我是巴拉克,你有空聊聊不?这真是部好电影。

John Boehner:对啊,很棒很棒。

奥巴马:你能给我点建议不?

John Boehner:现在你想起来找我要建议了?首先别再给我发Linkedln邀请了,这事的好处在于,你有无限的时间来想清楚,你可以做自己了,如果你还知道怎么做的话。

奥巴马:我可以只做自己。我可以随意穿我的老妈裤了,我太讨厌这些紧身裤了。

John Boehner:当然了,当然了。昨天,我上午11:30就喝了啤酒,吃麦当劳当早餐吃了一天。米歇尔去上课了,她肯定发现不了,放开点,很快你就能走出椭圆办公室,唱着,鸡皮地肚大,鸡皮地噎,你还得准备帐篷,我终于拿到了大折扣学佛兰Tahoe车,看啊,看啊。

男:前总统奥巴马正在打本年度第347场高尔夫球,太棒了。Cloria对谁都没害处是吧?

女:我想不到什么理由来在乎Wolf,相信我,我很努力地想过。

奥巴马:这是这样,我还等着你们回复我在LinKedln上的邀请呢,但我知道你们都有工作要做,这也就是我们今晚欢聚一堂的原因,我知道有些时候我们有分歧,这种分歧是我们在体制中的角色所固有的,对于每一任总统和记者团都是一样,但我们都有同样的目标,让我们的公共话语建立在真相的基础上,为民主打开大门,竭尽全力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世界更加自由更加公平,我一直都很欣赏你们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所担任的,平等伙伴的角色,我们的新闻自由,再次让真正的记者,揭露骇人丑闻,为全球数千受害者讨回公道的记者们,今晚来到了这里,Sacha Pfeiffer,Mike Rezendes,Walter Robinson,Matt Corroll和Ben Bradlee Jr,请为他们鼓掌,新闻自由像Carol所说,是我们再次表彰Jason Rezaian的原因,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说到Jason忍受伊朗监狱的勇气,今年,我们看到了这位活生生的勇者,他就是新闻自由的鲜活证明,他也提醒我们,海外记者所面临的政治恐吓和人身威胁在升高,我在此做出保证,只要我还在任我的政府就会继续,为解救为北碚意愿强行关押的美国记者而努力,直到他们都能像Jason一样重见天日。国内和海外,都有像你们一样的记者,致力于向公民传播因袭,让领袖对言行负责,让我们成为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这是巨大的责任,我意识到这也是巨大的挑战,因为如今经有时济追求快速不求深度,争议和冲突才最能抓住读者眼球,好消息的,有如此众多的记者在反抗这一潮流,作为这一伟大民主国家的公民,我感谢你们,这也是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基础概念受到攻击,是客观新闻自由,事实,证据被削弱甚至被忽视的时刻,这样的环境里,只给人民大喇叭是不够的,这就是为何你们去挖掘去质疑,去反抗扭曲事实和谎言的能力和责任比以往都更重要,站在真相这一边,并不意味着你要丧失客观性,其实,这才是优秀新闻的精髓,这证实了,我们建立共识的唯一方法,我们国家前进的唯一方法,我们帮助世界修复自我的唯一方法,就是在遇见面向所有人挑战时,对一套基本的事实达成共识,所以今晚就是对你们这些为此理想奉献一生的人,每一天都为了揭露真相而努力的人们的证明,所以,我最后一届白宫记者协会的结尾,我只想说感谢,我为你们所做的事而骄傲,能跟你们并肩合作,巩固我国的民主,这是我的荣耀,至此,我还剩两个词:奥巴马闪人![扔麦克]

武汉洪山区城中村改造频现违规

菲律宾的天使之城是性交易的中心。因为禁止堕胎,所以当地遗留下了成千上万如同Blessie May和Ritchel这样的孩子,他们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父亲们根本不想与他们有丝毫瓜葛。天使之城,在这有成千上万的孩子靠那些嫖客为生:成千上万的孩子没有父亲。

本文原刊于德国《明镜周刊》,作者Katrin Kuntz。龙腾网编译,原标题为《被抛弃的菲律宾》,以下为文章原文:

Nathalie几乎想不起来她孩子的父亲。只记得他来自英国,从事计算机行业。那个男人又高又瘦,在英国还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当那个男人被公司派遣到菲律宾的时候,Nathalie与他住在了一起。他对她说,他感觉她很漂亮。Nathalie当时便爱上了那个英国人。她太幼稚了,她不知道那个叫Shane的英国人只是个性游客,然而结果是给她留下了一个女儿。

Nathalie认为Shane不敢与她们母子相认是因为害怕因此失去在英国的家庭。当Nathalie从脸书上发现了Shane并将他们的女儿Blessie May的照片发过去的时候,Shane马上换掉了头像。照片上他们女儿Blessie May穿着一条绿色闪闪发光的连衣裙就像小美人鱼一样。然而Shane的脸书上只有一张他在英国戴着沙滩帽的白皮肤儿子的照片。Nathalie说道,“他们一家经常出去旅游”。

Nathalie站在马尼拉西北方80公里外的一条主要街道上。汽车,出租车,人力车在她身旁川流不息。女人们在人行道上烤着猪大肠,年老的男人们则坐在塑料椅上抽烟。现在是上午9点,气温36度。Nathalie住在郊区,她坐了一小时的人力车到这,一路上穿过一片片盖着瓦楞铁皮的低矮茅舍,围着燃烧着的垃圾山玩耍的孩子:她现在的地方是全球性交易的中心,她夜复一夜工作的地方。

天使之城,在这有成千上万的孩子靠那些嫖客为生:成千上万的孩子没有父亲。

Nathalie说道,“我就是在这认识的他”。Blessie May的父亲Shane是她的第一批顾客。Nathalie好几年都没有试图联系Shane,因为她害怕他可能会带走她的女儿。2年前,Nathalie在脸书上发现了Shane,她给他发信息,因为她想要他能够接济一下他的孩子。然而Shane回道,他根本不认识她。她给他发了更多的照片:Blessie May在游泳池,在学校,玩耍的照片。Shane回复道,“这个女孩是谁?”。他把Nathalie骂做“疯婊子”。她回复道:“一个父亲终将遇到自己的孩子”。

Nathalie笑着滑动手机屏幕上她与Shane在脸书上的聊天记录。她抹去眼睛上紫色的眼影,穿着白色的裙子和黑色的上衣,一头半长的头发,一双短跟的鞋子。31岁的她除了Blessie May还有5个儿子,其中2个的父亲是菲律宾人。她说,她的身体是她唯一的经济来源。

Nathalie认为,如果Blessie May在英国的父亲能够接济他们,那么他们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一些。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为此今天早晨她来到天使之城一处DNA鉴定处做父子鉴定。3周前Shane表示,他会做父子鉴定,只要是他的儿子,他将会关爱他的孩子。尽管Nathalie不知道,Shane是不是真的会来,然而她依然很激动。一想到可能的结果就让她兴高采烈。

“EasyDNA”就在一个狭窄的过道里,破旧的空调隆隆作响,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年老的穿着袜子凉鞋的白人。在菲律宾共有十家“EasyDNA”分店,总部就在天使之城,几乎所有的顾客都是来做父子鉴定的。差不多每周有10单左右的生意。每次测试需要花费300欧元(译注:约合2500元),采集的样本将会送到一处美国实验室,十天后得出结果。

Nathalie询问柜台后的负责人。这个负责人是个美国人,曾经是IBM的员工,在他来到天使之城之前他就意识到了基因检测生意的巨大潜力。她说道,“我有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但是我知道谁是父亲。我怎么才能得到他的DNA?”。这个负责人对这种问题甚是熟稔,说道,“您可以和他喝咖啡的时候找机会弄到他的一根头发,他剪下的指甲或者抽过的烟也可以。有些母亲甚至直接带来带精斑的床单”。

Nathalie一言不发,她没有留下任何指甲或者撒满精子的床单。她只有一张Shane的脸书头像。

她想到了Shane脸书上的照片,他给他的孩子们送自行车,生日时的蛋糕和他们一家在海边那白净的脸庞。她并不知道,如果他承认他是Blessie May的父亲他必须为此付多少钱。英国政府应该知道Shane需要缴纳的抚养金总数,不过应该足够她和她的六个孩子生活所用了。走出去的时候Nathalie一言不发。Blessie May在外面等着她,因为Blessie May还要去上学。

Nathalie整理好Blessie的衬衣,今天是她第一天到新学校。上一个学校的孩子叫她“虱目鱼”,因为她的皮肤比其他的孩子白得多,他们还叫她“Kabute”,意为白蘑菇,因为她白的就像一颗从地里长出来的白蘑菇。他们向她喊道:“Tisa小姐,你个杂种!”,“你爸爸在哪啊?”,“你妈妈是不是在妓院上班?”

Blessie May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当她的母亲讲述这些的时候。

菲律宾语里有许多形容这些性游客留下的孩子的话语。"Iniwan ng barko"——意为从船上抛下的。

"Putok sa buho"——意为竹竿里榨出来的。"Pinulot sa tae ng kalabaw"——意为水牛粪里捞出来的。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越南战争和科威特战争时期,大批的来自“克拉克空军基地”的性游客来到菲律宾的红灯区。“克拉克空军基地”是美国人进行军事行动的重要补给站,几公里开外的海岸就是美国海军的驻地。每到夜晚,美国士兵就外出猎艳。Nathalie听说,时至今日有将近25万“美国亚洲人”生活在菲律宾:他们都是美国人留下来的孩子和后代。

90年代美国人撤离克拉克空军基地,但是来自欧洲,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性游客代替了当年的美国士兵。色情行业是菲律宾的重要收入来源,每年创收4亿美元,大部分来自天使之城。据援助组织的估计,大约有1万名流浪儿童在这所城市。

她并不认为这些勾当是令人鄙视的。相反她仿佛理解这种游戏规则而尽力融入其中。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Nathalie跟她外婆长大,她以为,她外婆就是她的母亲。其实她真正的父亲和母亲非常年轻。人们骗她,说那是她的哥哥和姐姐。当Nathalie14岁的时候,她明白了这一切便搬去她男朋友家里住。就算她男朋友经常殴打她,她依然默默忍耐着去上学,努力学习,只是缺钱一直是她最大的问题。

一天晚上她走过红灯区的时候,一个女人招呼她,“干什么呢,妹妹?”,Nathalie回答道,“我在找工作”。这个女人打量着她的身子,说道,“来吧,我看你能跳舞,一个星期之后你就是服务员了”。她顺从的工作,跳舞,任由那些男人给她灌威士忌。每一杯威士忌都能给她带来提成,她的生活因此也得到改善,她租了一件房子,从此便在红灯区安稳下来。

夜晚降临,Nathalie将Blessie和男孩们送上床睡觉后,她便穿上闪闪发光的衬衣,紧身牛仔裤和高跟鞋回到红灯区。这片红灯区有数公里之长,尽头的女孩给当地人服务,中心区域则是给欧洲人,美国人,中国人。

Nathalie走过穿着吊袜的年轻女孩,穿着热裤的变性人,抱着一人高的玩具泰迪熊的女售货员和一群胸前托盘里盛满香烟伟哥的赤脚小孩。Nathalie自信的在路上走着,拥抱酒吧门口的女孩,一起嬉笑打闹。

她在“高级社团”工作,是自由的卖淫女。陪同一个性游客3小时她能得到10欧元(译注:约合75人民币),包夜则是20欧元。Nathalie说道,“我包月的价格是600欧元(译注:约合4500元)”。她已经不再需要向酒吧老板缴纳佣金,而且她可以自己挑选顾客。她解释道,不带套她是不会做的,因为她现在已经是个有原则的女人了。她说道,她尽可能给顾客提供提供他们想要的感觉,如果这种感觉一切顺利,她也能舒服工作。

Nathalie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女老师或者女医生。她一定不能当着她的学生或者病人的面把拿到的钱藏进衣服里,因为她需要他们一直以为,和他们同床共枕的是他们的女朋友。

Nathalie的“高级社团”对面还有个昏暗的酒吧,酒吧中间一些身穿比基尼的女孩子在跳钢管舞。一个美国佬看着他们,从怀里装满硬币的袋子中掏出硬币扔向她们,这些女孩尖叫着弯腰捡拾这些硬币,硬币在地上叮当作响。美国佬身边的桌上还有满满一桶乒乓球,只需十美元就能买一桶乒乓球向女孩们扔去,看她们尖叫的样子。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Marc就站在一桶乒乓球旁边,他曾经在美国海军,也曾在华盛顿当过计算机人员。这个58岁肥硕的男人两年前开始在天使之城生活。他每天都到酒吧玩台球。之前他在拉斯维加斯也生活过,再那玩台球。他说道,“我人生中第一次性经历是在首尔的妓院”。 Marc认为这些女人喜欢被他玩弄。他拿着乒乓球桶说道,“我应对她们得心应手,因为我从不强迫她们做任何事”,“她们喜欢我,她们说我的眼睛很漂亮。她们不在乎我的大肚子和头发”。 Marc是个秃顶。

他说道,有一次他把一个女孩搞怀孕了。他以为怀的是他的孩子,他还温柔的抚摸那个女孩的肚子。然而一纸鉴定却告诉他,“父亲另有他人”。“这给我的打击很大”,他沉默了,转身背着台球杆消失在外面灯红酒绿的夜色中。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Nathalie表示,当时Shane的出现对她来说确实与众不同。当时她还是刚刚下海,几乎还没有什么经验。一天晚上她在"Blue Nile"的舞台上跳舞的时候,她一眼就发现了人群里的一个金发男子,那个男人拿着激光笔照向她,在她胸前留下一个红色的光点。这意味着:他有兴趣。他给她买了一杯酒,他很友好和礼貌。当晚他们做爱并开始保持一种特殊的关系。他说着老套的骗人把戏:他会把她从红灯区救出去,送她去上学。Nathalie当时听信了这一切,甚至不再索要嫖资。当她怀孕的时候,Shane却消失了。

Nathalie最终只得到个大肚子。她开始在一个专门的孕妇论坛上视频虚拟做爱挣钱,论坛上的男人想透过摄像头看她抚摸大肚子并从乳房中挤奶。

她曾考虑要流掉这个孩子,每年在菲律宾有超过50万妇女选择这么做。然而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孕妇和医生有可能面临最多6年的牢狱之灾。

Nathalie的孩子究竟需不需要一个父亲?而且父亲只是一个性游客?对此Nathalie并不知道。

Ritchel和她的母亲住在离Nathalie家不远的一个茅屋里,几只母鸡在院子里溜达。她的外公睡在一张竹子躺椅上。Ritchel对我们的到来很高兴,因为她觉得我们的到来可能会让她更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父亲。

天使之城的许多孩子早就放弃了寻找自己的父亲。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始寻找,很多时候他们连自己父亲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Ritchel从未放弃,她是一个有计划的女人。她在她卧室的电脑前讲述自己的故事,录成YouTube的视频然后在网上寻找她的父亲Roosevelt。她刚好录完她的第三个视频,正准备上传这个视频。

视频里的Ritchel充满自信。她站在衣橱前自我介绍,面对镜头讲了几分钟,穿着她最漂亮的衬衣,头发精心的分梳开来。为了出镜达到满意,她做了多次尝试。她说道,“如果他看到我,他一定会爱上我”。苍白消瘦的她尽管已经30岁,这时却像一个孩子。

她的母亲也在红灯区的一个酒吧里上班。当年一个叫做Roosevelt的美国嫖客和她母亲生下了Ritchel,他甚至和她们住在一起。一天晚上,Ritchel的母亲被一个嫖客痛打,在她母亲痛不欲生的时候,早已失去兴趣的父亲离开了她们。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只是,如何在美国找到一个叫Bruce Roosevelt的男人?

Ritchel向我们展示了她在脸书上和上百个登记有Roosevelt名字的机构的聊天记录。她记下所有这些机构的名字然后挨个发送信息:“我的名字是Ritchel Bulilan,我请求帮助找我到的生父。他的名字:Bruce Roosevelt 出生地:德国工作:美国海军。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自从我出生就分开了,我已经30年未见到他了。我想问一下,您认识他吗?谢谢。” 大多数情况她得不到任何答复。

这被称为“白人天堂” 成千上万个孩子没有父亲

1982年美国颁布法律,只要是在越南战争时期,在越南,泰国,老挝,柬埔寨或者韩国出生的父亲为美国人的孩子,只要不到18岁都可以获得美国国籍。然而半数菲律宾孩子并不能获得国籍。因为按照该法律,妓女的孩子或者在和平时期出生的并不包括在内。

但是如果美国父亲想要逃避责任,依然可以。只有通过美国大使馆才能强迫他进行父子鉴定。然而想要申请强制父子鉴定必须还要有菲律宾法院的仲裁。Nathalie去民政局进行了法律咨询,想要申请司法流程她需要:出生证明,孩子与父亲关系的证据,书面的父子关系描述。

Nathalie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申请司法流程。她认为,如果行得通的话,她有可能可以从Shane那索要过去9年的抚养费。借此她可以和她的孩子,男朋友搬出郊区的这个茅屋,搬进市中心的房子里。这难道不让人心动吗?她自问道。第二天Nathalie坐在自家茅屋前的树下,穿着睡裤,头发捆成一个结高高扎起。她家的茅屋墙壁甚至没有抹石灰,没有床,只有三张床垫。她盯着手机屏幕,读着Shane最新给她的留言。

Shane: 说,我们在哪见面,什么时候,几年几月?说实话,我很爱我的妻子和孩子,无论你做什么,我不可能抛弃他们。OK?

Nathalie: 不关乎你我,是你和你女儿。

Shane: 你不就是想要我的钱。

Nathalie: 我是为了我女儿。

Nathalie 常对Shane说,她的儿子们在沙滩上畅快的奔跑,而Blessie May只能一个人孤独的在高高的草丛中溜达。Nathalie认为,Shane不久就会来。但是出于安全起见,她会把他们的关系写下来,然后强迫他做DNA测试。她在想怎么写才最好,她自言自语的说出她的思路,声音听起来像唱歌一样。她说道:“我是当地的舞女,一个男人用激光笔照射我。不久我有了他的孩子。”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